关注我们
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

深圳官员开公车打高尔夫-公车私12306验证用不对但未违法

? ℃ ?条点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傅贤达出示2005年向碧海湾高尔夫球场付款凭证,称当时花了7万元办会员卡。
  1月21日,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办公室,在浪迹花都txt该局领导安排下,傅贤达接受采访。
公车改革

  追踪

  南都讯 南都昨日曝光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秘书处处长傅贤达几乎每个周末开着公车去打高尔夫球,引发公众哗然。南都记者昨日联系上傅贤达本人,其承认私用公车,表示开公车去打高尔夫确实不对,不过自己并未违法,因为没有规定说公车该怎么用。

  深圳市纪委昨日回应,已责成当事人所在单位立即调查,核实后上报市纪委。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昨日下午召开副处以上干部会议,傅贤达在会上当众作了检讨。该局局长李荣强表示,此事性质极其严重,局纪检监察部门已经启动调查,如有调查结果将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称打球用的是自己的钱

  报道见报后,昨天上午,南都记者来到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当面向傅贤达核实。该局的很多工作人员显然已知晓此事,在办公区内,不少人正在翻阅当天的南都报道,有的还在小声议论。

  上午9时30分许,正当南都记者来到该局秘书处门口时,一名男子拿着报纸从秘书处办公室匆忙走出来,随后进入旁边一间标示为副局长的办公室内。经辨认,此人正是当事人傅贤达。

  “你们太过分了吧,现在打个球算什么啊,搞这么大什么意思嘛。”当南都记者跟随进入副局长办公室,表明身份并试图了解情况时,傅贤达有些激动。他说,自己所开的粤B81T 91凯美瑞轿车确实是公车,周末开车去打高尔夫确实是公车私用,“这么做确实不对,但我是用自己的钱。”他表示,自己欢迎媒体监督,“我在那打场球350块钱,谁打不起。”

  随后,他拿出一张标示为宝安区西乡碧海湾高尔夫俱乐部的付款凭证。他说,自己2005年就在那里办了会员卡,刚开始打练习场,现在已经打了八九年了,“我血糖高,医生建议加强运动,打球主要是为了锻炼身体”。

  年度考核优秀个人被取消

  由于之前此事已经未公开发行的《南都参考》披露,相关消息也传到了傅贤达耳中。他表示,自己知道消息后,已经主动向纪检监察部门报告了自己的情况,“公车私用不对,但我没有违法。”傅贤达表示,自己已经来深圳30余年,在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了十多年,一开始在后勤改革管理处,后来又到了车管处,目前在秘书处工作了4年多,“并没有什么规定不让我们开公车回家啊,再说工作那么忙,我也不能再重新自己买辆车换着开吧?”

  南都记者了解到,昨日下午,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临时召开了副处级以上干部大会,傅贤达在会上当众作了检讨。“刚开始只是让我做检查,现在公开检讨了,实在没面子。”傅贤达说,他已经被通报批评,此次事件影响非常大,教训深刻,“我的前程基本没有了。”

  就在上周,在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年度评优中,傅贤达被确定为2013年度非领导成员公务员考核优秀个人,目前正在公示中,相关公示还贴在局机关的公示栏中,而在事件曝光后,该局昨日取消了其年度评优资格。

  

  深圳市府一处长

  开公车打高尔夫

  从2013年11月下旬开始,南都记者连续蹲守数周发现,每到周末,车牌号为粤B 8 1T 9 1的白色凯美瑞会停靠在宝安区西乡碧海湾高尔夫球场停车场内。该车经核实为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机关车队的定编公务车,而现使用人为该局秘书处处长傅贤达。此事较早前经未公开发行的《南都参考》披露,获得了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市长许勤、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白天等市主要领导的关注。

  

  深圳市纪委:已责成立即调查

  南都记者昨日致电深圳市纪委发言人裴蕾,她表示市纪委已经注意到此事,已责成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组织人力尽快调查,核实清楚情况后上报市纪委,人大闭幕式上的讲话市纪委再作出相关处理决定。裴蕾表示,根据南都报道,此次调查主要针对傅贤达的公车私用问题,至于打高尔夫是否涉及利益交换等问题,现在还不好说,需要等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的调查结论。

  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曾反复强调不能公车私用

  昨晚,该局局长李荣强对南都记者表示,他们非常重视此事,看了报道后第一时间布置,现在局纪检监察部门已经启动调查。“我们在中午紧急召开了局党委会议,并且在下午召开了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全体大会,在大会上,傅贤达做了公开检讨,认识还是比较深刻,我们主要是要举一反三,教育所有干部。”李荣强表示,现在傅贤达公车私用的事实已经查清,其他关于球卡来源以及有无其他违规等还需要调查结束后认定,“现在市‘两会’就要召开,出现这样的问题,性质是极其严重的。”

  李荣强表示,在局里的会议上他曾经反复强调不能公车私用,几乎逢会必讲,不下十次,可是还是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发出通知,再次开展公车使用检查,开展为期一个月的整顿,并将出台一系列的具体规定,整顿干部作风。”李荣强说,欢迎媒体监督,如果有调查结果,将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球卡真的是自己购买吗?

  昨日,谈到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时,傅贤达出示了一张银行个人付款凭证的复印件,显示时间为2005年6月1日,收款单位是深圳市碧海湾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金额为7万元。

  “这是我自己买的,没花别人一分钱,不信你们可以去查。”傅贤达表示,这张转账凭证就是自己的购卡依据,至今已经八九年。

  不过,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出示更多的证据来证明会员卡的来源,而转账凭证也只是一张复印件。对此,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表示,将联系高尔夫球会,重点调查会员卡的来源等问题。

  

  “我被抓到了,那没办法”

  “你们太过分了吧,现在打个球算什么啊,搞这么大什么意思嘛。”

  “虽然我做得不对,但作为记者应该维护社会的安定,你看这么一搞对我的影响多大?”

  “现在好多人叫我雇几个人打你们,还要我去告你们,我说我们都是有修养的人,搞这些事干吗?”———被曝光开公车打高尔夫后,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秘书处处长傅贤达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

  公车私用是个老话题,对于此次开公车打高尔夫事件,傅贤达坦言自己确实不对,但他强调,“没有规定说公车可以用,也没有说不能用,我被抓到了,那没办法。”他反复强调,自己工作几十年还是有点钱,打高尔夫球很正常,没必要搞得那么大,因为很让他丢面子。

  “没有规定不让开公车回家”

  记者:你的事情被披露后,身边人知道吗?

  傅:现在好多人叫我雇几个人打你们,还要我去告你们,我说我们都是有修养的人,搞这些事干吗?

  记者:你开的车牌为粤B81T91的车是公车吗?

  傅:是。我在局里工作十几年了,开始在后勤改革处,然后到车管处搞了三年,再到秘书处,已经干了4年多了,这辆车是2009年开始开的。

  记者:这样一台公车一年的维护费用是多少?

  傅:包括油费、维护费、停车费所有的,大约一年两万块钱吧。

  记者:一直都是开着上下班?

  傅:是啊,我们工作比较忙,也没有规定不让我们开回家。再说了,不可能下班以泰坦尼克号沉没时间后家里又买个车过来接嘛。

  记者:那应该是公车私用吧?开公车打球合适吗?

  傅:我这样做是不对,我欢迎媒体监督,但没必要搞这么大。

  记者:局里其他人也是开着公车回家吗?

  傅:那我就不好说了,我现在害怕你们了。我就说我自己的事,其他的人我不说。我觉得开着公车去打球,这是不对的。

  记者:最近很多人关注公车改革,你怎么看?

  傅:改革好啊,我很支持,到时我买辆车就没这么多事了。

  “没找人埋单不违反纪律”

  记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打球?很长时间了吗?

  傅:我从2005年左右就开始打球了,刚开始是练习场,我办了个会员卡,当时花了差不多7万,但那都是我自己的钱。

  记者:那里是怎么收费的,说是周末打一场球得花1500元?

  傅:没那么多,现在我打场球也就350块,谁打不起,7万块钱也很便宜,每年只要交4000元年费就行了,我还是有点钱的。

  记者:好像没有会员卡会比较贵?

  傅:没有十七大召开的时间会员卡周末也只要1100多块,有卡的都一样是350块钱,每次打球我都是自己刷卡,这个都可以查的,我没有找别人埋单,不违反纪律。

  记者:你平时有没打过?

  傅:当然不敢打,我已经够小心的了,做人做到这个地步还被搞一下。这真的是害了我了,我这么勤勤恳恳工作一辈子白工作了,你们年轻人不知道啊,机关工作人员很辛苦,工作了一辈子,现在有机会了,可就这么没了。

  记者:我们发现你打球比较有规律,每周末都去吧?

  傅:我今年57岁了,血糖很高,医生的意思是不要吃药,吃药以后就停不下来,一吃药就要打胰岛素,打球主要是为了锻炼身体,羽毛球球打不动了,你们《南都参考》披露后我已经两个星期没去了,现在肥了很多,肥了以后血糖又高了。

  记者:这两个星期没去打球?

  傅:那这个还能去了吗?你们关注了,肯定就不能去了嘛。虽然我做得不对,但作为记者应该维护社会的安定,你看这么一搞对我的影响多大?我的前程就没了,反正我年龄大了现在无所谓了。虽然我不违法,这也是个小事,但这个做得不好嘛。

  之前已主动跟纪检部门汇报

  记者:你怎么知道我们关注的?

  傅:你们《南都参考》出来之前我就了解到了。我认为这个事现在很正常,制度现在就是这样。

  记者:制度现在就是这样?

  傅:是啊,没有什么具体规定。

  记者:你之前知道消息后有没主动报告?

  傅:局领导全部报告了,早就知道了。我也跟纪检部门汇报了,他们的意思是在深圳很正常,就是打个球,只要自己出钱就没问题。国家的规定也是这样嘛,只要我的卡不是接受人家的,这是第一个。打球的钱也不要人家付的,那就没问题,朋友有的时候付了也没问题,这和工作没关系。人家公车没捉到,我被捉到了,铁证如山啊,你们有照片。但是现在没有规定说公车可以用,也没有说规定不能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记者:组织有没对你说会怎么处理?

  傅:他们没具体说,让我写检查。我的名誉就扫地了,原来《南都参考》披露后只是领导知道,现在报纸一登,整个机关都知道了。我中午去吃饭都不好意思,我们这些人是很要面子的,你们回去跟领导汇报一下,我也有我的难处,现在打场球是很正常的。

  公车该怎么用 公职人员一头雾水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深圳尚无全市统一的公车使用管理办法

  公务员开公车上下班是否违规?公车到底该怎么使用?南都报道昨日见报后,在深圳党政机关公职人员和市民中引发热议,有多位读者来电报料身边的公车私用行为,也有多位读者致电咨询公车使用事宜。事实上,由于管理制度的欠缺及不够细化,公车该如何使用,对公职人员来说也是一头雾水。

  “逢年过节还有人开公车回老家”

  “你们去调查,看有多少处级、科级干部开车回家,这种现象太普遍了。”昨日,一名自称公务员的刘女士致电南都,她认为各部门对公车使用没有明晰规定,那些习惯开公车上下班的公务员,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刘女士说,她所在单位就有很多公车,而相关干部开公车上下班早已司空见惯。“逢年过节,还有人将车开回老家。单位下发的通知说原则上不开出深圳,如要开出去必须报告领导。”在刘女士看来,公车改革的前提是必须对公车使用有清晰、规范的使用准则,让所有公务员知道哪些是合法的,哪些是禁止的,否则就很容易对公车私用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很多公务员会觉得开公车上、下班没啥问题,下班路上带下小孩或者买个菜,也是很正常的事。”

  《深圳市直机关车辆管理规定》待产中

  通过对近年来深圳有关公务用车管理规定的梳理,南都记者发现相关条例威力不足、规定不细。

  2005年,深圳市曾发布《深圳市公务车辆交通违法行为处理办法》,但主要是涉及交通违法的处理。2010年深圳市交委曾出台《非行政许可审批和登记实施办法》,但只是规定了配备公车的级别等。

  南都记者发现,除了市一级,深圳有一些部门出台了更细致的管理办法。比如盐田区政府2009年就出台《盐田区公务车辆管理办法》,规定区党、政“一把手”可配备相对固定的公务用车,区几套班子其他领导的公务用车由区机关事务管理局统一调配,区属各单位、各街道领导干部的公务用车由各单位在本单位的定编车辆中统筹安排使用。办法还规定“公务车辆原则上只在公务活动期间使用,不得公车私用”。

  深圳全市有无统一的公车使用管理办法?在2012年,深圳市纪委在给台盟深圳市筹委会的答复中就提出,为了进一步加强公务用车的管理,杜绝“公车私用”,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已拟定了《深圳市直机关车辆管理规定》,进一步细化车辆的日常使用和管理的规定和要求。但这一送审稿迟迟未有下文。

  南都记者发现,近年来,公车费用一直是深圳“三公”支出的大头。2012年深圳市本级“三公”支出合计6.31亿元,而公车购置及运行费就达到4.77亿元。

  

  深圳市政协委员金心异:公车泛滥源于官员攀比

  对于公车问题,深圳市政协委员金心异坦言,这已经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但“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马就不难”,要想解决公车问题,重点在于领导的重视程度,而其中,解决官员攀比之心则显得最为重要。

  “比如一个局级领导,当他看到一个街道的科长都有公车接送的时候,他心里会怎么想?”金心异说。

  在他看来,20年前,即便没有公车,也并未影响政府的形象和工作效率,而20年后,面对公车之痛,政府在改革上的缓慢,更多的来自于在政府官员内部。

  “看看香港、台湾,公车并不是一个问题,而在深圳,这就成了一个问题。简单地说,对于政府官员来说,拥有公车已经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而这种攀比心理的滋生,最终导致公车改革拖拖拉拉。”金心异表示,这种攀比心理不仅仅在深圳存在,而且在全国存在,因此在治理公车乱用问题上,也有待国内官场这种攀比氛围的改变。

  深圳市政协委员蒋道超:建议发动群众举报公车私用

  此外,在公车管理制度上,也有政协委员提出自己的想法。深圳市政协委员蒋道超表示,希望能通过G PS定位,或者统一公车车牌,让公车的使用情况不再“神秘”。此外,他也建议,在对公车的监管上,可以发动老百姓,对于违规使用的公车进行举报。“是不是可以考虑建立一个体系,让市民通过拍照举证公车的违规使用。并且对这一类市民进行嘉奖。”蒋道超说。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公车私用大多批评了事

  “按照国qq头像闪图女生外的经验,公车当然是在上班8小时之内才能用,上班、下班都属于私事。但我们现有规定确实比较模糊。”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税学院教授、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告诉南都记者,按照中央规定,公务用车改革的方向就是“社会化、市场化,改革公务用车实物配给方式,取消一般公务用车,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贴,不得以车改补贴的名义变相发放福利”。叶青认为,深圳完全可以向杭州学习,取消一般公务用车,也就是厅局级以下官员取消配车,取而代之货币补贴,“那样也就不存在公车私用的问题了。”去年,叶青做客南都公众论坛时曾指出,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先锋,但是在车改方面却长期停滞不前。 来源:南方都市报

  采写:南都记者 王成波 庄树雄 徐龙晨 孙天明 见习记者 朱凌 摄影:南都记者 陈文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植物大战僵尸waigua议举行第三次大会 王国生当选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赵素萍马懿当选省人
县教育局隆重召开2008年度教育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质量表彰会

已有条评论,欢迎点评!